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指骨泛白,粉拳紧握,纪由乃心底涩然的低垂下头,单薄的身子,隐隐发抖。

    当范无救还想说什么让纪由乃死心的残忍话语时,谢必安却阻止了他。

    沉默的朝着范无救摇了摇头,谢必安面露心疼。

    “小由乃,伤心可以哭,如果痛苦,我们有办法让你一起忘记,如果你不想太难过,抹去你的记忆,也不是难事的……”

    “我想回人界,可以吗?”神情恹恹的,纪由乃并没有流泪,只是,谁都看得出,她的心怕是在滴血,“可以吗?”

    “……”

    -

    夜幕降临时,纪由乃和正要巡游人界的夜游神浮生一起回到了人界。

    按理说,她根本没有闲工夫回来。

    她是新上任的阴阳官,正是上任后,她不仅要和冥界各大位高权重的鬼神熟悉认识,还要了解冥府司的日常运营,以及冥界和三界治安管理局是如何友好往来,相互协作的。

    她身为阴阳官,还要扩展阴阳司,挑选自己的手下。

    她还有一卷长达20米的任务列表,是她阴阳官需要完成的。

    而这些,纪由乃全都弃之不顾。

    连招呼都未和蒋子文打一声,就偷偷的溜回了人界。

    完全不顾蒋子文会震怒,更不顾自己刚上任就玩忽职守。

    老天不作美。

    夜晚,雷电轰鸣,大雨倾盆。

    手握玫紫色幽光闪闪的“冥珠”,坐落在夜幕下的豪华庄园,灯火通明,在平整的草坪上,凭空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空洞的漩涡通道。

    换上便装的纪由乃,长发飘飘,小脸素净绝美的从黑暗中走出,任由身后的传送通道消失在夜幕中。

    不顾倾盆大雨淋湿了自己的衣裳,雨夜中,款款曼妙的走上台阶,按响了庄园大门一侧的门铃。

    门很快就开了。

    是她和流云一起做的傀儡佣人打开的。

    门一开,两只还在幼年期的哈士奇争相扑到了纪由乃的身上,热烈的欢迎着。

    纪由乃穿过一扇扇华丽的门扇、走过厅堂,辗转上楼,路过休息客厅,转了一大圈,才发觉,家中除了宠物和人偶佣人,白斐然、流云都不在家。

    怀揣着隐隐不安的心情,纪由乃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第一通电话,是拨给宫司屿的。

    可是……

    电话那头响起的却是冰冷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第二通电话,纪由乃拨给了当归。

    可是让她觉得疑惑的是,当归的手机竟然也关机了。

    算算时间,他们早应该到美国了,怎么会都关机了?

    正当纪由乃疑惑不解,又隐隐担心之际,楼下传来了沉稳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上去洗澡,洗完了床上等我,我先去书房处理点公务。”

    “今晚不许碰我,腰疼。”

    “我酌情考虑。”

    听着声音,纪由乃也知道是流云和白斐然回来了。

    恰巧,她转身时,撞见了正步入二楼休息厅的两人。

    流云一见到浑身湿透的纪由乃,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