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最快更新兽世逮捕令:小萌宠,别跑!最新章节!

    疯子!

    简直就是疯子!!

    那家伙明明知道那样做的代价是什么!!

    那简直就是以命换命!!

    他以为他在做什么大善人吗?

    他以为他会感激他吗!!

    君星阑快速的朝外奔去,心急如焚。

    终于,就在小径转弯的一处,君星阑眼角瞥见了一个睡在石凳上的乞丐。

    那是一个瘦骨嶙峋的青年乞丐,身上的兽征已经杂乱到看不出兽类的继承了,脏乱的长发像马蜂窝一样龇乱在后脑勺,裸露在外的胳膊上全是一块又一块的淤青。

    君星阑仅仅只是一眼便辨认出那是静脉注射毒品的遗留创伤。

    君星阑眸光蓦地一亮,眼底深处泛起一抹精光。

    ——————————

    水潭里。

    围成一圈的机器人因为潭水浸入的关系,已经造成短路,成了名符其实的一圈废铁,再也没有了先前的震慑力。

    但可惜,被围在中间的兽人却依旧不敢动弹,反而要紧紧的握住身旁的满是铁锈的机器人,想要在水里竭力的稳住自己的身形。

    感受着冰冷腥臭的潭水慢慢的没过自己的胸口,陆浩初平缓的调整着呼吸,视线死死的盯着出现在自己周围成群的水虎鱼,面色苍白。

    自从几年前出了「水虎鱼惨案」之后,他曾有好一段时间都热衷于调研水虎鱼的习性。

    他记得书上曾写到,水虎鱼的视力并不好,所以只要猎物在水里保持静止不动,便能最大限度的避开水虎鱼的弑杀。

    但,也仅仅只是最大限度而已。

    因为如果要保持静止不动,那势必就要呆在水里,可他是兽人啊,兽人怎么可能长时间的呆在水里?

    更何况,他身处的这个墓室在地下的十余米,即便整个墓室都倒灌满了水,离左上角的出口都还有一段距离。

    换句话说,他面临的抉择,不是被水虎鱼啃的血肉模糊,就是硬生生的在水里窒息而死。

    看着眼前的情形,陆浩初突然想起自己这样的窘境就在几个月之前也曾发生过。

    那个时候,他肩部中弹掉进了大海。

    就在最绝望的时候,安歌在漆黑无边的海里朝他游来....

    那一刹那无以言表的极喜,到现在回想起来都让他眼里微微发热,嘴角弯弯上扬。

    但仅仅只是一瞬。

    陆浩初澈亮的眸子里便浮现一抹黯然。

    那个时候的自己.....

    好像就在不断的开始闯祸呢....

    凭安歌的聪颖,从君星阑的手下逃脱根本就是一件简单至极的事,更何况那个时候的君星阑根本也没有要伤害安歌的意思,反倒是被他弄巧成拙,差点暴露出安歌的人类身份。

    似乎也是从那时起,阿越开始怀疑起了安歌。

    现在想想.....

    他从认识安歌以来,似乎一直都在好心做坏事,似乎一直都在竭尽全力的「拖后腿」....

    以至于那个人儿如今还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

    ........

    他.....

    真的....

    蠢的无可救药....

    明明没有守护那个人的能力,却放纵自己的感情想要去拼上一回,而这样的结果便是安歌被兽人闯进屋胁迫......

    为了保护他,被他狠狠的在背后戳上了一刀....

    甚至在昏厥前都还在哀求着放过他......

    冰冷的潭水慢慢没过脖颈....

    再慢慢没过下巴...

    陆浩初眼里的黯然越来越大。

    为什么喜欢一个人就这么难呢?

    他明明只是想跟安歌开开心心的过完一辈子啊....

    他不奢求轰轰烈烈,也不奢求要扬名立万,他明明只是!只是想要平平淡淡的和自己喜欢的人过完一辈子而已啊!!

    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到了他这里,会变的如此的艰难??

    潭水慢慢没过脖颈....

    再淹过唇角....

    在潭水彻底淹没鼻息时,水里面色苍白的人突然扬起一抹开怀的笑。

    不过还好....还好.....

    虽然不能再陪伴安歌继续余生,但他总算救回了君星阑....

    安歌....

    应该会很高兴的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