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说时迟那时快,纪由乃才说完,眼前一道黑影就飞速闪过。

    下一秒,纪由乃的手背上就传来了一阵剧痛,低头一看,手背上赫然被划出了三道鲜血淋漓的血痕,钻心的疼,但很快,她的伤口就开始自我愈合。

    “这些东西会攻击人,你们小心。”

    纪由乃提醒了一句,幽幽绵柔的声音在空旷的死亡谷中回荡。

    才话落,就见不计其数的黑影从四面八方向他们四个人扑了过来,身形快的根本看不清,手握黑笛的纪由乃抬手挡脸,结果脖子后顿时又挨了一爪子。

    阿萝匕首起落,却未伤及黑影半分,软萌的小脸倒是被刮花了,疼的她龇牙咧嘴,大骂:“是可忍孰不可忍!抄家伙抽它丫的!今天晚上有我的地方没这东西,势不两立!”

    阿萝娇悍的怒喝一声,手起刀落,乱砍一气,顿时将冲她门面扑来的好几个“人形怪物”砍成了两截;流云直接变幻出了熊熊烈焰,朝着周围就是一阵猛烧;姬如尘不失优雅,保持形象,不急不慢的拿凭空变出的短刀在那削人棍似的对付这些成群结队聚拢而来的怪物。

    这边儿,四人合力疯狂回击,一时间死亡谷“尸横遍野”,全是这小怪物的尸体,但是它们数量奇多,根本打不完。

    死了一片,又会聚拢出现更多的“怪物”。

    一时间,诡异森然的孩童笑声响彻了整个死亡谷,闹得纪由乃脑瓜子疼,它们仿佛也被激怒,攻势极其猛,逮到机会对着纪由乃、阿萝和姬如尘、流云就是一阵撕扯、狂抓、狠咬。

    犹豫数量众多、速度快如闪电,就算他们四人本领通天,还是会有疏漏被伤及。

    纪由乃不知道他们挥舞着砍刀,到底解决了多少只,只知道当手臂酸胀的都抬不起来时,周围熊熊烈火燃烧,充斥焦味,一片混乱时……

    阿萝奋起直追,被抓花的小脸满是兴奋,双手紧紧拽着一个挣扎的黑影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抓到了抓到了,一个活的!啥玩意儿啊,没见过,你们给看看呢?”

    迎面就见阿萝兴冲冲的跑来,她脑袋上还趴着个活的,正准备张牙舞爪的去抓阿萝的头发丝儿,见即,纪由乃直接一刀朝着阿萝的头顶飞了过去,将那怪物击落。

    姬如尘揪起了阿萝手里在挣扎的怪物,借着流云手中的烈焰火光,挑眉仔细一看道:“不是怪物,也不是小孩,是地灵,精怪的一种,昼伏夜出,成群结队,靠吸食阴气为生,也不算太可怕,最多成群结队的把人或动物撕碎而已,没毒。”

    姬如尘扔了手里的地灵,这话音刚落,突然间天空中就想起了一阵轰隆隆的雷声。

    纪由乃一个激灵,下意识抬头一看。

    本来繁星点点的璀璨夜空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布满了黑压压的阴云,不断翻滚集结,已一种极快的速度,形成了一团团的雷云,像是一锅沸腾的电解质水。

    紧接着,又是一道霹雳大闪电撕裂了整片天空。

    霎时间,整个死亡谷亮如白昼!

    借着闪电的白光,纪由乃终于看清了死亡谷周围的情势。

    只见数以万计的地灵在他们的周围穿梭,汇聚,形成了一片一片黑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