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一边,流云暴躁的催动冲天灵力,席卷奔腾不息的川流两岸无数的树木花草,碎石尘土,那阵势,只能用可怕来形容,并且,他还仅仅只用了一成的灵力。

    他们所站立的悬崖峭壁底部,自下而上仿佛陷入了一道强烈的漩涡中,可怕如烈焰的红光笼罩云霄,震人心魂。

    就光这阵仗,已经震慑的周围修为不够的人,纷纷大口呼吸,站立不稳。

    “小云,别了吧,这么做太欺负他们了。”

    纪由乃眼见着流云打算一个不放过,忙出言阻止,旋即就见流云非常配合的瞬间收力,双手抱臂,不屑的站在那,脸色很臭。

    纪由乃低眸,见阿萝闷闷不乐的嘟着嘴。

    “嗯?你发现什么了?”

    半掩小嘴,踮起脚,阿萝凑到了纪由乃的耳边,小声耳语:“那个黑黑的女人……我在她身上嗅到了阿玄的气息。”

    “可……”纪由乃微微一愣,不解,“这又能代表什么呢?”

    “阿乃,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在阿玄的身上下了咒,任何陌生的女人碰了他,我都能感知到,她接触过阿玄。”

    而不等纪由乃开口接话,就听那骑在黑色豹子身上的帅气女人傲慢冷然道:“如果你们愿意离开这,我可以命人将你们安然无恙的送出去,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武陵卧虎藏龙,不是没人,天境又如何,我们不是没有。”

    “我已经说了,我们是来找人的,找到我们要找的人,自会离开,姑娘,你要是说话还是依旧如此咄咄逼人,我们不介意帮你洗洗你那张嘴。”

    纪由乃像个姐姐,摸了摸阿萝湿漉漉的发丝,示意她稍安勿躁。

    然后,微微上翘的勾魂美眸阴冷眯起,浸着冷感的泪痣,衬得她仿佛比那黑豹上的女人,更要张狂几分。

    一边说着,她摊开掌心,伴随黑紫色暗芒一闪,她的黑笛出现在了她的手心之中,握住,冷笑道:

    “你们人多势众,可我们也不是软柿子,不信,试试?”

    “试试便试试,我岂会怕你?”

    端木熙月轻蔑一笑,倏然轻盈的从黑豹身上跃下,莲步款款,曼妙的朝着纪由乃走近几步,随后一手握一把银扇,一手捏着一支骨哨,将骨哨放在唇边,不由分说,用力吹响。

    随着骨哨古怪的曲调悠扬响起,风吹草动间,从潮湿的土壤间、从茂密的林海中,从水里、从天上,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了密密麻麻得到各类毒虫,有五彩斑斓的罕见蜈蚣、有通体黑色的剧毒蟾蜍,有蜘蛛毒蝎、有毒蜂毒蛾,更不知从哪里飞来了大量的成年尸蟞,齐齐的朝着纪由乃蜂拥而去。

    就在姬如尘和流云见即,准备出手替纪由乃解决时,可纪由乃却淡淡镇定一笑,“没事,我自己来!”

    话落一瞬,脸上笑容凝固,美眸闪过一抹狠色,旋身而起,念咒结印——

    诡紫暗芒夺目乍现,形成一抹光柱,直冲天际。

    下一秒,大白天的,天空之上突然间漫天阴云汇聚,雷霆闪电,应声劈下!以咒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