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纪由乃无言以对,看到那只破壳却已经和公鸡差不多大的鸾鸟,就觉得心在滴血,自己心心念念的蛋,被当归捡了漏不说,现在还骂她?

    实话,纪由乃觉得庄园后面一块农地里养的野鸡都比这秃鸟好看。

    姬如尘一听纪由乃说鸾鸟骂街是他教的,翘着兰花指嗔怪道:“天地良心!这破鸟连我都骂,我教它什么了我!”

    “你才破,全家都破。”

    那只鸾鸟宝宝闻言,似极其通灵性,能听懂他们在交谈的内容,反口就回骂,顿时将姬如尘气的七窍生烟就想一把揪起它,把它扔进锅里炖了。

    “妈妈,妈妈,怕!”

    鸾鸟宝宝极认主人,俨然只跟当归亲近,跳到了当归肩膀上,一个劲拿小脑袋蹭他,还不忘撒娇讨好。

    “云霄,不许胡闹哦。”

    当归忙将鸾鸟抱怀中顺毛,不给姬如尘碰,还给纪由乃和宫司屿表示歉意。

    那鸾鸟也是稀奇,果真不骂街了,还叽叽了几声,生硬道:“听话的鸟鸟有肉吃。”

    “……”

    -

    下午,宫司屿的新郎服从意大利空运至帝都,暂时封存在了帝都六星级的帆船帝国酒店总统套房中,套房是为了婚礼当天给新娘化妆打扮用的,因为要试穿,所以宫司屿和纪由乃换了两套宽松的长款黑色高领毛衣的情侣装,就直接开车飞驰向了帝都。

    新落成的帆船帝国酒店,共56层,321米高。

    是某阿拉伯亲王花巨资在帝都投资建设的,所买的地皮,是宫司屿家的,而这家酒店,本身还有宫家的股份在其中。

    整座酒店,可以用奢华万分,金碧辉煌来形容。

    纪由乃蓬松及腰的长发披在身后,长款及膝的高领松垮毛衣,衬得她一双腿笔直而纤细,柔若无骨的手缩在衣袖中,任由宫司屿牵着,进入酒店金色电梯,直达顶层56楼华丽非凡的总统套房。

    而宫司屿,酷帅非凡的戴着一副墨镜,黑色毛衣上挂着一枚克罗心的毛衣链,一路牵着纪由乃,大步流星,俊美异常的走在前,酒店幽静走廊上的射灯,映在他身上,宛如艺术品。

    套房内,从国外重金请来的婚礼策划团队中的造型小组已经备好了刚刚空运来的新郎西服,以及除了婚纱之外,纪由乃另外三套款式不一却皆价值不菲的高奢礼服。

    他们两个一出现。

    有着极高职业素养和效率的造型团队就开始忙着帮宫司屿试西服,看有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帮纪由乃试除了婚纱之外的三套晚礼服,看看尺寸还需不需要调整。

    纪由乃的三套高奢定制礼服,是婚礼之后,出席婚庆晚宴敬酒时需要穿的。

    一套抹胸露背款式的深蓝渐变格根纱珍珠碎钻星空裙,宽大华丽的裙摆用了大量的格根纱镶嵌碎钻,宛若繁星璀璨,闪亮晶莹。

    一套是中空露背款式的珍珠白鱼尾绸缎裙,极为性感优雅。

    还有一套,就是目前纪由乃试穿在身上的紫罗兰水晶流苏女神晚礼裙,这条裙子,华丽异常,典雅万分,穿在纪由乃身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